圖為香港市民到水車取水。(香港《大公報》資料圖片)
  據香港《大公報》報道,今年的香港特區財政預算案中,香港財政司長曾俊華表明希望“海水化淡長遠可以成為香港一個重要水源”,連續兩年把海水化淡寫入財政預算案中,可見香港需正視淡水資源的重要性。香港水資源及供水水質事務咨詢委員會主席陳漢輝指,香港需要開拓新水源,“海水化淡就是香港未來的方向”。
  陳漢輝表示支持興建海水化淡廠。他說,東江水供應廣東省多個城市,用量已經接近飽和,而香港水資源有限,現今近8成淡水由東江水供給。他預計,隨著人口不斷增加,香港用水量亦會不斷上升,到時可能會面對“無水用”的窘境,不能過分依賴東江水,“香港三面臨海,擁有豐富的海水資源,海水化淡就成為不二之選”。
  逆滲透技術成熟成本低
  “早於2007和2008年間,水務署已於屯門和鴨脷洲做海水化淡試驗。屯門位處珠江口,水的含鹽量較低但就含有較多的懸浮粒子,鴨脷洲情況就剛好相反。而結果顯示水的含鹽量對海水化淡影響不大,相反懸浮粒子就十分影響海水化淡的效率。”陳漢輝說,位處香港東邊的將軍澳最適合興建海水化淡廠,海水較為乾凈,所產的淡水又能原區供應,符合成本效益。
  海水化淡將成為香港重要淡水來源之一,但它運作原理是怎樣?曾參與香港海水化淡試驗廠工作、現職奧雅納高級工程師的李凱威表示,海水化淡技術就是海水的脫鹽工藝,通過在海水中加入能量,使海水轉化為淡水及鹽。他指,目前世界上主要運用三種海水化淡技術,分別是多效蒸餾(MED)、多級閃蒸(MSF)和香港將會採用的逆滲透(RO)技術。他表示與其他海水化淡技術相比,逆滲透技術成熟、成本低,容易提升產量等優勢,是適合香港的海水化淡技術。
  “海水首先經由水泵進入化淡廠進行預處理工序,去除海沙、細菌、病毒等不溶於水的雜質,其後過濾完成的海水就進入逆滲透技術工序。經處理的海水會被管道分流至多個管狀逆滲透裝置之中,每個裝置都配有直徑8吋,長為1米的逆滲透膜。”李凱威詳細解釋逆滲透技術的運作。
  能源消耗大需找平衡點
  他指出,滲透膜只能允許水分子通過,海水在高壓之下,約有50%的海水通過滲透膜會轉化成淡水,餘下的50%會變成濃鹽水。收集的淡水會經過後處理工序,消毒及調節水的酸鹼度以符合飲用。而濃鹽水就會經由排水口以密封管道的方式,在離岸約300米並高於水平面處以噴射的方式排放,盡可能稀釋濃鹽水。
  “海水化淡廠的成敗關鍵,不在滲透膜,而在入水口、出水口、水泵等設備上。”他舉例說,若把入水口興建在有較多生物的海域,各類生物會經由水泵進入滲透膜中,生物亦會在膜內繁殖,嚴重影響滲透膜的壽命。另外,若海水渾濁度較高,即含有較高的懸浮粒子,亦會影響海水化淡的效率。他提醒,海水化淡廠的設計一定要謹慎,入水口、出水口等設備一旦建成就難以改動。
  香港原來有正在運作的海水化淡廠。李凱威指出,西貢滘西洲公眾高爾夫球場建有一個規模不大、正在運作的海水化淡廠,所產的淡水僅供灌溉及淋花之用。他表示,除現時在將軍澳建海水化淡廠,期望未來可在離島等地區拓展海水化淡技術,因為鋪設海底食水管的費用龐大,海水化淡可能更為划算。
  綠色力量高級環境事務經理單家驊認為,不論發展再造水或海水化淡,兩者都只能成為香港的“後備水源”,估計可提供的食水量不多於整體的百分之十。他坦言,再造水和海水化淡均需要大量能源消耗,“雖然多了食水來源,但產生的溫室氣體或會帶來別的生態影響,政府應要找出平衡點”。(記者 葉漢亮 許嘉信 實習記者 吳家俊)
(編輯:SN099)
創作者介紹

ki43kirrg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