反扒隊員在行動中抓住一名扒手。受訪者提供。
  平日,他們是鞋廠老闆、布料生意人、茶葉銷售經理、服裝生意人、上班族……
  周末,他們化身為走街串巷的反扒隊員,貓捉老鼠般尋找那些伺機而動的竊賊
  他們是東莞“陽光反扒”隊員,9年抓賊1000多,自稱不是俠客只想小偷受懲罰
  文/ 記者劉文彬、王進波、代希奎
  周六早上,“龍四”和他的小伙伴們就聚集起來,準備開始一天的勞作。按照慣例,他們決定到市圖書館門前來碰碰運氣,尋找一種叫做小偷的“獵物”。在這次行動中,反扒隊員們經過巡視、盯梢、苦等,最終在市圖書館前抓到了兩個小偷。而這,只不過是他們這九年來極其普通的一次行動。
  7月27日,東莞“陽光反扒”將成立九周年,九年間,他們抓獲扒手1000多人。平常工作日,他們是鞋廠老闆、布料生意人、茶葉銷售經理、服裝生意人、上班族……但一到周末,他們便成為走街串巷的反扒隊員,貓捉老鼠般盯緊這個城市的各個角落。
  然而,“陽光反扒”依然地位尷尬。直到今天,他們仍未能註冊成一個合法組織,只能以民間組織的身份在城市的各個角落尋找那些伺機而動的竊賊,並面臨缺少資金、人員流失的危機。
  (註:隊員名字皆以他們的網名作為代號)
  擒賊不俗
  9年抓1000多扒手
  記者親歷隊員抓賊記
  7月19日下午5時左右,幾名“陽光反扒”的隊員在人流密集的商圈已經蹲守了一下午,此時仍無竊賊落網,第一次參加反扒隊行動的隊員有些沮喪。 “放心,今天肯定會有收穫的。”總隊長“龍四”安慰這名新隊員。
  他們當天的行動是從下午1時開始,東莞市圖書館、南城鴻福路口商圈均是這次行動的目標地點。
  剛到圖書館門口,一位手提布袋的年輕男人便進入了老隊員“浪人”的視線,並很快被“浪人”鎖定為目標。“你看他手裡提個布袋,裡面裝的應該是鉗子之類的東西,他在這邊轉了幾圈,老是看那一排自行車。”“浪人”分析道。
  果不其然,這名男子在幾分鐘後又一次出現在自行車停放點。但在他走近一輛自行車後,隨即又離開了。“可能是他覺得自行車的鎖,不太容易能打開。”反扒隊指導員“繁花”判斷說。
  下午5時左右,在其他巡視點也未遇到目標後,總隊長“龍四”決定帶隊再次回到圖書館附近,“圖書館附近這會兒人多了起來,小偷可能會在這時候動手。”他說。又一個半小時的巡視、盯梢、苦等,終於一名準備動手的小賊,被逮了個正著。
  3次行動合格才有編號
  2005年,一名網名為“跳海自殺的魚”的女孩,自稱曾被偷被搶十餘次,便在網上發起了QQ群“正義聯盟”。一開始,正義聯盟並未組織反扒活動。後來,深圳“龍之劍”反扒隊派人前來東莞指導過幾次,之後才將巡街反扒作為主要活動形式——“陽光反扒”成立。
  從2007年開始,反扒隊逐漸形成“每周末例行行動、假期大行動、平時小突擊”的慣例。每個隊員都有一個編號。“每個入群者要經過至少三次的行動考察之後才有可能拿到編號。”“龍四”告訴記者,如果三次行動都表現合格,反扒隊的負責人才准許新人拿到編號正式入隊。“有些人進群也就是一時覺得好玩,在行動時也很不積極,這樣的我們肯定不能讓他加入進來。”
  反扒隊成立9年間,共抓獲扒手1000多人,從東城南城到虎門厚街,行動區域覆蓋了各個地方。“像南城沃爾瑪附近、匯一城附近這些區域,小偷活動頻繁,我們會定期來這裡守著,總會有所斬獲。”“龍四”告訴記者。
  一旦發現小偷的身影,隊員們會用暗語相互交流信息。“然後就要迅速判斷小偷的目標是什麼,在他們動手後的短時間內衝上去,控制住他們。”
  “控制”是最危險的環節。2011年7月,反扒隊隊員“鉛筆”在東城突擊時遭遇竊賊瘋狂反抗,導致雙手被割斷數根肌腱。
  曾遭賊“咬”
  賠了16萬才免遭牢獄之災
  在跟記者的交談中,“龍四”和他的伙伴們不斷地提到2009年8月份發生的一次事件,這件事對反扒隊是個沉重的打擊。
  抓小偷賠了16萬
  2009年8月31日,莞城女人街,“龍四”等4名反扒隊員將一名正在偷竊的扒手抓獲。“龍四”回憶道,扒手被他們抓到後,反抗很強烈,而且身上帶有匕首,他們不得不採取了一些暴力手段將其制服。而在抓獲該扒手時,扒手已將贓物退回了事主的袋中。見到自己沒有損失,事主也悄悄離開了現場。
  誰想到,當晚被抓到的扒手的同伙報案,聲稱被“便衣”打了。9月1日凌晨,公安部門以故意傷害罪將“龍四”等4名反扒隊員帶回了派出所。第二天以重大團夥作案嫌疑實施拘留,轉至大朗看守所。
  當時對方提出,如果反扒隊賠償他們30萬元,他們就把案子撤銷。否則,四名隊員將面臨牢獄之災。經過協商,反扒隊員們最終賠償了16萬元,對方纔將案子撤銷。
  在看守所待了24天之後,這四名隊員終於得以走出來。“如果是做了壞事進去也沒什麼說的,可是做了好事也進去,當時在看守所心情真是超複雜。”“龍四”回憶道。
  現在重視完備證據鏈
  這次事件對反扒隊而言是一個沉重的打擊,先前老隊員紛紛開始退出反扒隊,而留在群里的隊員參加活動的人數也越來越少。
  “繁花”告訴記者,他們現在行動非常謹慎,“即便是人身安全受到威脅,還是必須用和平的方式解決問題。”此外,他們還會留意完備的證據鏈。“贓物、事主、目擊證人,一應俱全。”“繁花”說,他們甚至購買了跟拍設備。“現在就怕再出什麼事。”
  為了保護反扒隊的未來發展,他們開始清退有暴力傾向的人。“有的人被小偷偷過,覺得很不爽,來反扒隊後,抓到小偷就想打一頓出氣。”“龍四”表示,這樣的隊員他們會先批評教育,如果再發生類似的事,他們就會勸退。“我們抓小偷不是為了出氣,而是為了社會的治安,不能因為一兩個人的暴力就毀了這個組織。”
  怎麼判斷小偷?
  反扒隊指導員“繁花”告訴記者,抓小偷分三個步驟:觀察、判斷、控制。“茫茫人海,觀察就是要從動作、眼神中發現小偷的蹤跡。”
  “繁花”介紹,和普通人走路往前看不同,小偷眼神會不斷盯著路邊的自行車或者路人的包,敏銳觀察的反扒隊員總能透視小偷們的身份。
  抓賊無名
  沒錢沒名分9年依然尷尬
  “光明前進一寸,黑暗便後退一分。”東莞“陽光反扒”將在7月27日組織九周年慶典,這是寫在慶典倡議書上的話。總隊長“龍四”告訴記者,像往年一樣,今年的周年慶典仍然會設立“特別行動獎”“特別貢獻獎”等。
  “‘特別行動獎’的獎品是手錶,很便宜的那種。”“龍四”直言這樣的獎品其實很“寒磣”。而“特別貢獻獎”的獎品更讓他們頭疼。“龍四”告訴記者,分隊長“浪人”這一年來對反扒隊的宣傳、組織等方面下了很大的力氣,反扒隊想授予他“特別貢獻獎”,但在獎品的設置上犯了愁。“本來想給他提供一個證書,但我們沒有公章,完全沒法搞。”“龍四”無奈地表示。
  反扒隊成立已經九年,其間共抓獲扒手一千多人,但至今依然地位尷尬。直到今天,他們仍未註冊成一個合法組織。“繁花”告訴記者,他們曾經嘗試向民政部門申請,希望註冊為公益慈善組織,但因為“缺少資質”而被拒絕。
  成立九年,這個組織仍然沒有任何資金。“繁花”介紹,自反扒隊成立之初,每次行動的交通費、餐費都是AA制臨時湊出來的,反扒隊則從來沒有資金儲備。“我們真可以說是一窮二白。”
  先前,有企業家隊員以個人名義捐過一筆錢,但因為種種原因,反扒隊並沒拿到。而九周年慶典臨近,也有一些零星的個人捐助,但這對於一個組織而言仍然是杯水車薪。
  天下無賊
  只想讓小偷受到懲罰
  儘管沒有任何回報,但這些反扒隊員依然願意每個周末出來參加行動。分隊長“浪人”告訴記者,他之前的周末會選擇爬爬山、釣釣魚,但是加入反扒隊之後,只要周末有時間,都會來參加反扒隊的行動,已經把這件事變成了新的業餘愛好。“甚至現在每天上下班,也會習慣性地觀察周圍的人,看有沒有小偷在蠢蠢欲動,這都快成職業病了。”
  在這種成就感的支撐下,“浪人”他們雖然已經成為反扒隊的負責人,但現在仍然是抓賊一線的骨幹。“可是我們一年比一年老了,家庭的責任也越來越重。”總隊長“龍四”不無傷感地說道。
  “最開始加入反扒隊的時候,的確是有些英雄情結。”總隊長“龍四”表示,不過隨著肩上的責任越來越大,心態反而越來越平和。“我們不是俠客,我們抓小偷只是想讓他們受到應得的懲罰,而且是在法律規定的範圍之內。”
  “天下無賊只是我們的理想。”“龍四”表示,他更想做的,是能夠用自己的行為影響更多的市民。“假如現在有壞人欺負別人家的孩子,我會站出來。我希望有一天我的孩子遇到壞人,也會有這樣的人站出來保護他們。”
  警方
  隊員們精神可嘉
  但不鼓勵自發反扒
  對於民間反扒組織,警方到底怎麼看待呢?昨日,記者採訪東莞市公安局相關負責人,對方明確表示,警方並不鼓勵民間人士以自發組織的形式進行反扒。他說,民間反扒組織的出發點可能是好的,隊員們有正義感也有熱情,精神可嘉。但是作為公安機關,並不提倡市民自己去執法,上街抓扒手。
  他說,這其中,既有民間反扒組織自身合法性的問題,也有其欠缺反扒經驗,沒有經費保障的原因,更重要的是,民間反扒組織既沒有執法資質,也沒有執法依據。此外,民間反扒還有一定的危險性,所以,警方希望市民遇到盜竊等警情,還是應該第一時間報警。
  記者
  手記
  民間反扒“名分”誰來給
  記者在親歷隊員抓賊記後,也感覺到,並不是每次抓賊都很順利。行動時機必須到位,如果扒手還未得手或者已將贓物轉移,抓到也沒辦法,反扒隊員曾多次遭遇這樣的無奈。在整個過程中,反扒隊員不能使用任何管制工具,即便是扒手強烈反抗也只能和平處置,隊員屢屢受傷卻只能自行出錢治療。
  更為關鍵的是,在官方語境里,他們至今仍沒獲得任何“名分”。這不僅意味著當他們因反扒而受傷乃至身亡時並無任何保障體系,還意味著他們的執法行為“名不正言不順”、有“越位”的嫌疑。
  不過,民間反扒轉型之路的探索並不是沒有榜樣。據瞭解,廈門反扒志願者大隊掛靠公交派出所,業務和品行接受警方的培訓和指導。此外,2012年成立的東莞市松山湖警民互助會也被視為“陽光反扒”的轉型模式之一。
  但迄今為止,“名分”問題一直是“陽光反扒”甩不掉的陰影。抓賊過程給予隊員的成就感,或許可以讓他們留下來,但對於一個渴望長期發展的組織而言,合法性永遠意味著揮之不去的生存危機。  (原標題:“天下無賊是我們的理想”)
創作者介紹

ki43kirrg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